快捷搜索:  as  test

“闯将”佛山:惟改革者进

1842423562018-11-27 09:08:30.0“闯将”佛山:惟改革者进佛山 改革开放 改革4287455佛山新闻

/uploads/allimg/181127/1004464423-0.png/enpproperty-->

编者按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站在新起点接力探索、接续奋进的关键之年。40年砥砺奋进,40年众志成城。改革开放正成为广东再出发的奋进强音,而佛山故事堪称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精彩浓缩,佛山未来又或是值得期许的城市样本。

今天起,南方日报推出“奋进四十年 佛山再出发——解码佛山改革开放40年奋进之路”系列报道,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解读砥砺奋进的历史征程,展现再出发的新作为和新行动。敬请垂注。

26日,人民日报整版刊登了《关于改革开放杰出贡献拟表彰对象的公示》。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党中央决定表彰一批为改革开放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在100名拟表彰的对象中,来自佛山的何享健、胡小燕跻身其中。

两位改革开放代表人物,是佛山这座城市改革开放40年奋勇前进的缩影。改革开放40年,既不是省会也不是特区、既不靠海也不沿边的佛山,以改革先锋之姿创造了发展的奇迹。从“南海模式”“顺德模式”的独领风骚到民营经济的万马奔腾,从土地制度改革的敢为人先到产权制度改革的率先破题,“闯将”佛山在改革开放的大道上高歌猛进。

数据有力地诠释这座城市的进击:2017年,佛山全市GDP达9549.6亿元,相比1978年增长了200多倍;佛山的人均生产总值超12万元,按照世界银行的高收入标准,佛山已迈入全球高收入城市行列;2017年,佛山以2.4万亿元的工业总产值排在全国大中城市第六位;佛山以占广东省1/50的面积和1/15的人口,为全省贡献了超过1/10的GDP和1/14的税收……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

“佛山是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样本。”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认为,佛山的样本意义就在于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发挥内生增长的作用,坚守制造业。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贸易与投资研究室主任王海峰表示,制造业发达、民营经济活跃的佛山,将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扮演独特角色。

中国改革航船驶入新征程,闯将佛山重整行装再出发。佛山市委书记鲁毅表示,佛山将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坚定不移用好这一决定中国命运,也决定佛山发展前途的关键一招,不断将改革开放伟大事业引向深入、推向前进。

先行一步??

改革是佛山的根与魂

在中国的城市序列中,佛山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不是特区,不是省会。但这个普通的地级市,书写了改革开放“中国故事”里的传奇。

在中国城市坐标中,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等14座经济总量超万亿的城市一路领跑。从经济总量看,佛山的地区生产总值已接近万亿,排在部分省会城市之前。

回望佛山40年改革发展的生动实践,发展动力来自于改革开放,发展机遇来自于敢为人先。改革是佛山的根与魂。

在位于佛山市南海区的珠三角工匠精神展示馆,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1980年拍摄制作的《他们怎样富起来》引人驻足。影片聚焦上世纪80年代南海的农村经济发展成果与经验。当时,南海先行一步、率先探路,通过国有、乡镇、村集体、合资、外资、个体“六个轮子一起转”的经济发展模式。市场主体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一大批农民“洗脚上田”,推动南海快速完成工业化。1981年8月26日和1982年6月10日,《人民日报》分别发表社论《像南海县那样把农村搞活变富》和《像南海县这样坚定地前进》。这是佛山改革开放的生动缩影。

在佛山市顺德区海信科龙总部大楼,邓小平塑像背后的汉白玉照壁上镌刻着七个大字——发展才是硬道理。26年前,邓小平同志在视察海信科龙前身珠江冰箱厂时提出了这一着名论断。从“拆庙搬神”的行政体制改革到“靓女先嫁”的产权改革,顺德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一跃成为“广东四小虎”之首。1992年5月10日,《经济日报》在头版刊发题为《“可怕”的顺德人》的报道,肯定顺德的改革成效。“可怕的顺德人”成为顺德最广为人知的标签。

从先行一步的南海到“可怕的顺德人”,佛山为中国改革开放贡献了典型的样本,更形成全国瞩目的草根经济和专业镇集群现象。北滘家电、陈村花卉、乐从家具、盐步内衣、张槎针织、南庄陶瓷、大沥铝型材……改革释放市场经济的活力,成为支撑这座改革先锋城市的关键力量。

40年披荆斩棘,40年砥砺奋进。佛山率先推进市场化改革,以制造业立市兴市强市,放心放胆放手发展民营经济,在产权制度改革、商事制度改革等方面先行一步。佛山从鱼米之乡蝶变为世界制造业重镇,实现了从经济落后到发展繁荣的跨越。

“作为一个普通的地级市,佛山能够在改革开放中迅速崛起,成为中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先锋城市,这是我当初选择佛山作为自己重要研究对象的主八达国际娱乐官方网站要原因。”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彭思曾经表示,从佛山看中国经济增长,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随着研究的深入,他对中国越来越乐观,对佛山更是充满信心。

改革密码??

用好政府和市场“两只手”

2018年10月19日,美的集团在佛山顺德总部庆祝自己的五十周年。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表示,企业未来将通过成为全球科技型企业,迈向企业营收及市值5000亿元的目标。

回顾美的集团的发展历程,产权改革是关键一步。1992年,顺德开启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何享健主动要求试点,争取到唯一的股份制试点名额。数月后,美的电器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

上世纪90年代,佛山开启了轰轰烈烈的产权改革和企业转制,将企业推向市场,推动美的、格兰仕等现代企业的崛起,在全国形成示范效应。这是政府与市场互补推动增长的佛山故事。40年来,佛山改革开放的关键一条就是坚持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发展市场经济,不断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把权力下沉到最基层,形成民营企业、草根经济、中小企业发展的土壤和环境,在佛山,政府的“有形之手”恰到好处地敲准市场崛起和发展的关键节拍。

当市场经济尚处于“萌芽”之时,佛山政府逐步把部分政府权力下沉到村镇最基层,把部分资源支配权分散到社队企业改制后的乡镇企业和个人。1980年至2012年,佛山市级财政收入占佛山财政总收入比重从34%降到14%;1998年至2011年,顺德和南海每年的财政收入都高于市本级。

2003年,佛山开启行政区划调整,构筑起一市辖五区的行政格局。区划调整消息宣布不久,佛山市政府便公布了《关于向市辖区下放行政管理事项(第一批)的决定》,将189项审批核准事项和日常管理事项下放给区政府。佛山市委市政府大刀阔斧实施简政放权改革,把可以由下一级政府行使的事权交给下一级政府,把属于市场的功能还给市场,把属于社会的职责还给社会。

管好政府“有形的手”,市场“无形的手”释放活力,一批又一批市场意识敏感的企业家积极主动参与经济全球化和开放竞争。

1978年9月28日,格兰仕在顺德的一片荒滩上开始创业。“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就没有格兰仕的今天。现在,我们的梦想是打造世界一流企业。”格兰仕总裁梁昭贤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佛山民营经济蓬勃发展,涌现了美的、碧桂园、格兰仕等一批民营骨干企业,诞生了何享健、杨国强、李兴浩、叶德林等民营企业家。

发达的市场经济,让企业和居民在经济发展中更具“获得感”。胡润研究院在11月20日发布的《2018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佛山600万元资产家庭城市榜、千万元资产高净值家庭城市榜均进入全国前十。

在香港大学中国与全球发展研究所副所长肖耿看来,政府与市场不断演进的互补互促是“闯将”佛山一路闯关的精髓。这种不断演进的互补至今仍然处于动态平衡之中,并且依然还在变化。“通过佛山的经历和活力,我们能够更清楚地看到中国未来增长的轨迹。”

面向未来??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最近,佛山市禅城区推出多项商事经营主题服务。“开办进出口贸易公司”“开办旅馆”“开办高端装备制造业”“开办美容美发店”最长办理时限不超过11个工作日。企业一次性“点餐”式申办业务,系统立马提供对应的“个性化”材料清单。

这是佛山全面深化改革的典型样本。佛山在全国率先实施“一门式一网式”政务服务模式改革,将原来分散在不同部门的1169个事项整合集中到一个窗口办理,企业群众办事“只进一扇门”“只上一个网”“最多跑一次”,审批时间平均压减80%以上。

改革不断释放出市场主体发展的活力。截至2018年6月底,佛山市场主体数量达66.36万户,较2012年增长77.05%,日均新增市场主体571宗。

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减证便民行动、探索建立一把手权责清单和负面清单、无职党员设岗定责……新的改革措施在佛山落地生根。2017年,佛山开展改革项目142项,其中承接国家级、省级改革试点项目33项。

面向未来,改革开放的方法路径更加成熟——

央视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将镜头对准佛山。在政府的引导下,佛山14家企业联合成立众陶联产业平台,集合业内顶级专家为陶瓷生产制定了108个原料标准和36个检测标准,产品优等率不断提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塑这里的实体经济。

登高望远,改革开放的胸怀视野更加开阔——

在佛山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美的库卡智能制造产业基地、机器人谷等项目工地上机器轰鸣。佛山统筹全市资源,高水平规划、高标准建设三龙湾,将这里打造成为践行新发展理念、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先行区。

迈步前行,改革开放的前进方向更加明确——

“改革是佛山最强大的发展动力、最核心的竞争优势、最鲜明的城市特征。”鲁毅表示,佛山将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把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作为推动佛山新时代改革开放的头号工程,举全市之力加快推进落实。

佛山市市长朱伟表示,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深入推进经济体制改革,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增创体制机八达国际不给钱制新优势,释放经济社会发展新潜能。

梦想在前方召唤,道路在脚下延伸。作为改革开放的先锋,佛山正在继续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坚毅和勇气快速向前,把改革开放不断推向深入。

■高端视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

佛山是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样本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除深圳经济特区的体制创新引领科技创新和文化创新模式外,广东还走出了另外两大发展模式。两种模式背后有着不同的主导驱动发展的力量。一种是靠代工、贴牌逐步发展起来的发展经验,发展模式表现为“领孩子”模式,“领孩子”重在招商引资,吸引更多的代工贴牌企业前来投资建厂共享发展。而另一种是佛山的“养孩子”模式,也就是通过发展内生性的中小型与民营企业,从制造业的低端一步步往上走的路径。这就突破了代工模式的局限,形成独立自主发展的模式。

佛山是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样本。佛山不是特区,不是省会城市,也不是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和产业重点发展的地方。佛山过去四十年的发展凭借的是市场经济、草根力量,一点点演化发展出来的。

政府和市场实现良性互动

在中国的40年改革开放中,佛山的样本意义就在于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发挥内生增长的作用,坚守制造业。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坚守提供公共产品的本分,社会持有开放包容的态度,一年一年把政府、社会的作用发挥好。佛山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佛山的特点是民营经济、是“草根”,市场能够改变佛山,也能改变更多的中国城市,所以我们觉得佛山是最好的研究样本。

市场是一个生态体系,市场经济是分层次的,最初级的市场是农贸市场,然后是商品市场,接着是要素市场,再往上是金融市场和衍生品市场、无形资产市场以及公共服务的市场。对于佛山而言,佛山的成功在于农贸、商品市场阶段,佛山的要素市场还处于攻坚阶段,再往上就是金融市场和衍生品市场。如何用好境内外多层次资本市场,是佛山接下来的重要课题。佛山是在金融抑制条件下发展起来的,金融的深化和创造对于佛山来说是一篇大文章。

佛山改革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政府和市场之间的良性互动。那么,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背景下,佛山如何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我认为,佛山要更懂得要素的创造,把佛山的市场基因、实业基因和外部的创新基因“嫁接”,在佛山产生更多从无到有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在转型升级的当下,政府的作用其实要先于和优于市场。政府要从公共利益的角度引导,创造更好的营商环境、更好的发展环境,产生要素创造的效果。佛山新要素的引进最典型的案例就是美的并购库卡。美的作为一个家电企业,应对产业升级对机器人需求的痛点,并购了德国机器人企业库卡,这是市场引导出来的,说明这里有强大的市场基础、内生基础。如果佛山有更多这样的项目,未来的发展就会更好。

期待佛山走出一条通向未来之路

佛山要更好地发挥市场的作用,实现高质量发展,那么下一步应该要更好地面向全球市场。在当前全球化的新形势下,佛山要形成全球综合运作能力,营造新的共享发展模式。

佛山的基因要从实业家变成面向全球、面向科技、面向服务的全球化人才,通过全球运作,吸引全球的人才、全球的企业落户佛山,实现从内生性、草根到现代化、全球化、法治化的转变。例如,如果有国家级重大科学装置放到佛山,会带来佛山本身所没有的基础研究、基础应用研究的团队和集聚,带来更多的创新人才,佛山的成长基因就变了,从传统变成创新,因此怎么赢得国家的支持非常重要。佛山应该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像蜜蜂采蜜一样,把全世界的优秀人才团队汇聚起来,建立起一个跨境的创新网络,把别人的网络变成自己的网络的一部分,让佛山成为创新成果策源地的重要节点。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广东改革开放的大机遇、大文章。粤港澳大湾区要对标国际三大湾区,现代制造对标东京湾区,现代科技对标旧金山湾区,现代金融对标纽约湾区。而粤港澳大湾区的内部,现代金融的代表城市是香港,现代创新的代表城市是深圳,现代制造的代表城市现在也是深圳,未来可能是佛山。而在粤港澳大湾区中,佛山的传统制造业是做得最好的,佛山传统制造业向现代制造转型,是粤港澳大湾区最具备条件的地方。

总体而言,我认为,佛山能做到,其他地方也能做到。我们期待佛山走出一条通向未来之路。

■样本解读

激活“沉睡资本” 激发创新活力

佛山把集体土地制度改革不断推向深入

在佛山南海丹灶镇一片1000亩的集体土地上,今年启动的长江氢动力(佛山)研发中心及整车生产项目正在加紧施工,达产后总产值400亿元。

集体土地上崛起新兴产业的大项目,这背后离不开佛山一系列疾风劲雨般迅速推进的改革措施。2015年2月,佛山市南海区成为全国33个土地改革试点地区之一,被喻为“沉睡资本”的农村集体用地在改革中焕发出全新的活力。

40年前,佛山也和全国一样,改革从农村开始。而佛山很快迈出第二步——建立以土地经营权为中心的农村股份合作制,在确保农民土地收益权的基础上,推动土地集约化、规模化经营和农业产业化、市场化发展。

1992年,在南海罗村下柏管理区,农民自发将土地划分为农用与非农用,非农用地又分为经济开发区、商业区和住宅区,并第一次八达国际娱乐引入了股份制,农户把土地承包权折算成价值,向经济社入股,按股分红,农民手中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便转换成土地收益权。“土地给集体经营以后,‘洗脚上田’的农民可以安心打工经商了,原来分散细碎的土地也慢慢集中到大户手中,既保护了农田,还能产生规模经营的效果。”这让时任南海县农委主任何享业欣喜万分。

佛山农村土地股份合作制改革拉开大幕。1993年7月,南海出台《关于推行农村股份合作制的意见》,在全区农村全面推开农村股份合作制。灵活的土地使用方式、低廉的土地成本招揽了大批工厂,本土民营经济加速崛起。很快,这一农地制度风靡珠三角地区,成为沿海发达地区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主流。

【撰文】郑佳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